云计算2013~2014纵谈(上)

“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”,在2013已然逝去、2014徐徐展开的时间节点,用这句话来描述云计算是再合适不过了。曾经被视为小众的云计算,正式成为市场的主流,传统的重量级厂商纷纷投靠唯恐落后;曾经处庙堂之高的云计算,已然走下神坛,大量的小厂商和产品如雨后春笋;曾经遥不可及的云计算,已经来到身边,深刻地影响着国内广大的公司和开发人员。行云流水间吉光片羽,除了不胜唏嘘之外,更令人深思和激动。

2013年12月18日,Amazon宣布推出中国区域云计算服务,取道宁夏而屯兵北京。“银瓶乍破水浆迸”,消息传出,阿里云推出“12.18新起点再起航”部分免单活动,全线产品降价;IBM宣布与世纪互联合作将其云计算基础架构服务SCE+(SmartCloud Enterprise+)正式引入中国;微软也正式宣布联想成为中国首家微软Cloud OS战略合作伙伴;腾讯云的年终大促也拉开大幕……一时间山雨欲来,溪云压城。

只是这一次,Wintel的美谈已成历史,微软也早不复当年之勇。且不论Windows 8、Windows Phone和Surface的评论与销售双双滑铁卢,Windows Azure挣扎这么多年,仍然无法成为市场主流。虽然亲生的Hyper-V虚拟技术对Windows系统的支持最好,但始终不温不火。只有深度依赖微软技术栈的客户,还保持对微软技术的不离不弃,倒也不负恩泽。

廉颇老矣,何论冯唐?百年IBM在给宣传SmartCloud时自豪地宣称专注虚拟化40年,一口气将自己的虚拟化寻根到上世纪70年代的System/360,俨然一副“蓝色巨人”的风范。只是2013年6月当NASA宣布放弃IBM而选择Amazon AWS的时候,不知道40岁的SmartCloud是否老泪纵横?

屋漏偏逢连阴雨,过去的一年中国内云计算界在淘宝的带领下也掀起了对“巨人的进击”——“去IOE”的声音越发响亮。在云计算的时代,IBM的小型机、Oracle的商业数据库、EMC的存储在X86的廉价集群前溃下阵来。淘宝在2005年以蚂蚁大军击败eBay大象,如今“蚂蚁缠斗大象”的一幕似乎将在IT基础设施的领域再一次上演。2013年5月17日,阿里最后一台IBM小型机在支付宝下线。那张照片是这次“去IOE”革命的最好注脚。

无怪乎RedHat、Canonical、VMware、Intel等厂商也纷纷追随RackSpace和NASA,进入以OpenStack为代表的开源云计算社区,或以产品、或以资助、或以资源等方式试图在廉价云计算市场占得先机。除了收购DynamicOps和Nicira,VMware组建了一支专门的开发团队向OpenStack代码库提交针对vsphere Hypervisor的代码。Intel从2012年起,就开始深度参与到OpenStack的开发中去,其上海的测试团队就一直对OpenStack的各个版本提供测试。在移动市场失掉先机之后,Intel在云计算、大数据和穿戴式设备领域终于找回了感觉。

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”,在过去的一年中,开源社区和中小型厂商迎来了属于它们的机会。我们不仅看到了基于容器的虚拟化技术的兴起,也看到诸多新鲜血液加入到云计算的市场。

Joyent在收编了Solaris的一批开发骨干之后推出了SmartOS,不仅进一步完善了Solaris的Container/Zone以及ZFS,而且将Linux下的虚拟化Hypervisor KVM移植过来。于是,以NodeStack和Fengqi.Asia为代表的部分公有云厂商选择了SmartOS作为云平台底层虚拟化的核心组件。除了Unix,在Google的大力推动下,基于cgroups技术的LXC在2013年也是在Linux社区得到了极大的重视和发展。腾讯基于LXC推出游戏云,为QQ游戏提供更弹性的资源配给和资源隔离服务。与此同时,以Docker为例的工具在过去的一年内也夺取了很多眼球,甚至进入到商业市场。百度在它的BAE(Baidu App Engine)中就使用Docker来管理底层的资源。

除了上面的重量级厂商和公司,国内的中小、创业公司也是捷报频传。先是2013年8月金山云宣布2000万美元的融资,接着上海的UCloud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的A轮投资。最近,想做中国AWS的QingCloud又在2014年元旦之际宣布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。风投资本再一次投出了自己的一票,用赤裸裸的金钱证明了他们对于国内云计算市场的看好。

上述都是针对基础设施的厂商,他们结合底层的各种Hypervisor和Container将面向IT的服务固化到他们的云平台之中。与之对应的是,传统意义上位于运维上层、离一线运维人员更近的配置管理、任务编排、日志监控以及日常运维等领域也是英雄迭起、精彩纷呈。很多厂商将不同层次的技术结合起来,以期在IaaS上提供更多的增值服务。RightScale将IaaS和Chef结合,提供跨越不同云平台的虚拟机镜像服务,甚至支持企业内部的vSphere;Travis-CI将Vagrant和VirtualBox结合,向GitHub这类的代码托管厂商提供持续集成的服务;ScaleWorks将vSphere、OpenStack和Chef结合,向企业提供针对已有虚拟化技术的云化方案;Modern.IE则把眼光放在了Windows IE版本兼容性测试的领域,结合VirtualBox、VMware和Parallels提供标准的虚拟机镜像服务……更别说Chef背后的OpsCode、Puppet背后的PuppetLab和Ansible后面的AnsibleWorks了。大量的运维人员将自己的最佳实践转化为开源或商业产品,守得云开见月明。

实质上,云计算从来都不是目的,背后的CapEX、OpEX以及Productivity才是真正的诉求。而这,是永远不变的主题。云计算通过虚拟化和标准化,将精通运维的团队与个人的生产力池化而后量化、再服务化,使得大量的非运维人员可以以很低的价格享受优质而有SLA保障的运维服务。因此,云计算可以算得上是技术挑战商业的又一次成功案例。

—TBC—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